MENU
【中华工商时报】传化集团: 党建工作做实了,就是生产力
发布时间 : 2021-08-16

03B03BC806_00.png


7月1日,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会在北京天安门广场隆重举行,传化集团(以下简称“传化”)董事长徐冠巨作为新时期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代表,传化集团党委书记陈捷作为全国“两优一先”表彰者代表同时受邀参加。这是对传化35年发展成绩和其作为非公企业党建样本的肯定,更是党中央对于民营经济和民营经济人士的肯定。


传化创业于1986年,是伴随着改革开放成长起来的民营企业。伴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传化经历了许多“开风气之先”的大事——传化集团党委是浙江首家私营企业党委;徐传化是以私营企业主身份入党的党员……这些都成为了浙江乃至中国民营经济发展史上的“标志性事件”。


作为时代的见证者和参与者,传化经验是研究非公企业党建不得不读的样本。传化经验充分说明,对于民营企业的发展而言,党建工作是能解决问题的法宝秘诀,“党建工作做实了,就是生产力”。


为什么要在企业建立党组织?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据了解,在徐冠巨跟父亲一起创业过程中,统战部门对他们很关心,所以徐冠巨很早就进入了萧山的工商联、政协,当萧山的政协委员、常委,受到党的教育、培养。


1995年4月,最初建立的“宁新村党总支传化集团党支部”,只有18名党员。为什么要在企业建立党组织,彼时还是一个很超前的课题。最初的动议是,1990年以后,陆续有党员来到传化工作,这些员工普遍综合素质比较强,但有一个“奇怪现象”:常向公司请假,原因是“要回原单位过组织生活”。这一情况引起了徐冠巨的注意:传化还没有党组织。


那么,要不要建立党组织呢?传化最初创业时期,发生过几件关键性的事件。第一件事是,上世纪80年代末,有关姓“社”姓“资”的争论,曾在私营经济界引发了一段时间的“身份焦虑”,在这一关键时刻,1989年传化被宁围乡政府评上了“先进集体”,徐传化被评为劳动模范戴上“大红花”,这给了徐家父子一颗“定心丸”。第二件事是,1992年党的十四大之后,宁围镇党委大胆解放思想,以村征用土地再租给传化的方式,解决了其扩大规模的土地需求;萧山市政府“背书”,沟通银行,在1993年贷款给传化3000万元,解决了传化发展的燃眉之急。第三件事是,当年萧山市政府出台“红头文件”,只要企业需要,具备本科以上学历都可以落户萧山市区,这直接解决了传化发展的人才问题。这让徐冠巨在内心自然而然累积了一种情结:感恩党。


在徐冠巨看来,在企业成立党组织也是感恩党的一种朴素方式。


1994年下半年,传化集团正式向宁围镇党委提出要求建立企业党支部。尽管萧山当时已经是浙江省经济最发达的县市级,财政收入高居全省第一,但私营企业成立党组织还没有先例。徐冠巨找了一圈,请来了担任过村委会主任的基层干部苗裕华来做书记,于1995年开启了在传化开展党建工作的探索实践。


1997年,伴随着企业的发展,苗裕华向徐冠巨反映发展问题:“小支部已经拉不动了”。徐冠巨的切身感受是,成立党组织以来,每年评选优秀职工,党员总能占据一大半名额;集团开展建议征集活动,80%的有效建议来自党员。于是,做出决定向上级组织提出申请:建立党委。


在私营企业建立党委,这在萧山也是“头一次吃螃蟹”。1998年9月18日,传化党委成立,苗裕华成为浙江民营企业第一位党委书记。


之后多年,徐冠巨不断被问到类似问题:私营企业靠的是机制灵活,建立党组织会不会让企业管理复杂化?在他看来,党组织具有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和群众优势,很多事情不是经营班子的强项,却是党组织的“拿手活”。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就是做“人的工作”,党组织的作用看得见、摸得着。集团党委成立后,加强对工会、共青团、妇联的组织建设,形成了组织健全的完整网络。


传化经验是什么?


记者了解到,在传化,经营组织主要精力抓经营,党组织主要精力抓思想工作、员工关怀和凝聚力工程。一手抓物质文明、一手抓精神文明,党建与企业经营工作“同谋划、同部署、同推进、同考核”,精准合力,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


而为什么传化的党建工作能落到实处?这与徐冠巨作为掌舵者的认识到位、支持到位密不可分。他经常会了解,党建工作现在有什么考虑,对经营发展工作结合程度怎么样。传化在2000年就提出“目标同向、作用互补、相互监督、共同发展”十六字方针,在这一框架之下,探索党委书记进当时的决策机构管委会、干部交叉任职等路径方式,由此,党建工作对企业发展工作逐步形成了机制保证。


2001年,传化在民营企业中率先提出来“企业党建做实了就是生产力”的思路。后逐步发展成为“企业党建做实了就是生产力、做强了就是竞争力、做细了就是凝聚力”的实践经验。党建首先要助力企业的发展;其次要维护员工权益,来促进生产力的发展,为企业稳定保驾护航;更重要的是,党建工作保障企业健康发展,紧跟党和国家的步伐。


传化的党建工作先后多次获得高层领导的批示,被中共中央组织部称为“非公企业党建的‘传化经验’”。每年接待上百批考察团专门前来考察,这些考察团中不仅有机关单位,还有许多国有企业。


发展到目前,传化将自身的经验总结为:就是始终坚持“党建工作做实了就是生产力”的理念,把“职工满意、企业满意、组织满意”作为工作目标,创建一系列有影响力的党建载体,形成具有特色的党建工作机制,全面实践“目标一致、组织一体、工作协同”民营企业党建深度融合的科学治理模式。


在传化,“哪里有经营组织,哪里就有党群组织”,建立健全了三级党群组织,实现了组织全覆盖。集团建立了董事会、党委会联席会议机制,党委书记进董事会,工会主席进监事会,党委班子进入公司经营层,齐抓共管,为企业发展重大问题建言献策,保障科学决策。企业建立“三合一”党支部战斗堡垒,工会主席、团支部书记任党支部委员;一线车间建立“四组联动”战斗小组,即党小组、工会小组、团小组与经营班组工作联动,为企业发展与员工权益保驾护航。


近年来,传化集团党群组织600多名任职干部成为企业经营管理力量,围绕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在传化,一个支部是一个战斗堡垒,一个党员是一面旗帜,一个工会是一个桥梁纽带,一个团员青年是一个奋斗号手,党员成为了攻坚克难任务中的先锋模范,成为了奋斗为荣的示范者和实践者。


而党建工作从来就不是企业党委几个人就能弄好,传化党建工作的重心在基层、创新在基层,其中支部是关键。在传化,党员的组织生活形式多样,发展党员的表决都可以在手机上进行,一些组织活动可以在线上进行,党员学习借助线上的“传学堂”“学习强国”等应用软件,这样更有针对性。在年轻党员的党组织活动方面,党务干部把活动交给年轻人去设计,让他们自己商讨活动怎么搞,创新了活动方式,让党建活动更具活力。


通过党建与生产经营有机融合,传化党建已成为企业科学治理的有机组成部分,在助推企业健康发展上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传化精神是什么?


传化从2000元起家发展成为年收入超1000亿元、利税超80亿元的现代企业集团,打造了智能制造、物流科技、都市产业新城三大样板。如今下辖8个产业党委、11个党总支、136个党支部、7个流动党员管理站、23个区域化党群服务中心,共有党员2118名。对于跟传化拥有相似发展经历的民营企业来说,很多企业都有着重视党建工作的传统,但是受困于一个新课题是,如何在这些新的产业板块上延续辉煌,让党建引领发挥作用。而传化的党建工作在新战场上开出了“新的花蕾”。


2003年,在传化物流板块的“母港”——杭州传化公路港,诞生了萧山区第一个流动党员管理站,初衷是“使每一个党员能在流动中及时参加党的组织生活,接受教育、监督和管理。”如今像这样的公路港党支部,目前遍及传化32个城市物流中心。


“公路港建到哪里,党组织就建到哪里。”传化集团党委副书记周升学说,这是传化公路港党建的首要原则。在这一原则下,传化不仅克服了目前困扰很多支部的“流动党员如何正常过组织生活”的难题,而且让这些“流动的战斗堡垒”正在全国各地的公路港发挥引领作用。


成都传化公路港占地730余亩,是传化首个省外布局的公路港,港内入驻物流企业超过1600家,日均人员流动超过2万人次。这里聚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物流服务提供者,车流物流人流交叉,规模庞大生态繁荣,管理难度非常大。传化让党组织来做工作,在这里如果入驻的商户法人是党员,就在办公室门口悬挂“红色商户”牌匾;如果从业人员是党员,就在办公桌上摆放“红色商户”桌牌;公路港推出的管理规定、价位调整等措施,事先听取“红色商户”的意见和建议。


成都公路港党支部书记潘中华介绍,“城市物流中心运营之后,党群服务中心、党员活动室是必不可少的标准配置。”传化智联党委明确要求,运营公路港必须建设“区域化党群服务中心”,并作出了相应规定:必须有较好的区域位置、有完善的组织保障、有清晰的服务项目、有规范的工作流程、有长效的管理机制、有常态化的活动开展。


在长沙传化公路港,党支部在贯彻集团创设的“八项党建特色制度”基础上,建立支部书记关爱员工、“党员示范岗”、“掌上政委”和“政委开放日”等制度。支部书记通过公布微信二维码和邀请面对面交流,可以随时随地聆听商户和员工的呼声。


记者看来,依托这些“流动的战斗堡垒”,传化的管理工作有了有效抓手。在传化智联构建的智能工业互联网平台生态中,“红色老娘舅”是其中极具特色的党建工作机制。在面对物流行业客户与客户之间、客户与司机之间的各种利益冲突与矛盾纠纷,考虑到依靠公路港的力量解决,缺少了柔性一面,杭州传化公路港在2013年组织了“红色老娘舅”小组,把公路港内经营业绩好、威信高、处事公平、善于沟通、乐于助人的党员经营户同志组织起来,发挥他们在经营户群体、司机群体中更易于设身处地、感同身受的沟通优势去协调解决矛盾和纠纷,把公路港内的诸多不安全因素解决在萌芽状态,实现了“自己的事情自己管”的创新模式。目前,杭州公路港8位“红色老娘舅”,调解纠纷230余起,共为客户、司机群体挽回经济损失近200余万元。


与“红色老娘舅”类似的创新载体还有很多:“党员突击队”“安全志愿者”“阳光助学基金”“哥佬官议事堂”,这些载体都让流动党员作为主体参与到了城市物流中心日常的治安、交通、卫生等管理中。这些载体拥有的一个共同特点是,使得党建工作“看得见、摸得着,可复制、易推广”。


传化集团党委书记陈捷介绍,经过多年的探索,公路港城市物流中心党组织建设已实现传化智联单一管理向属地化双重管理转变。


从2010年到2020年,传化集团营业收入年均复合增长22%,利润总额年均复合增长17%,上交税金年均复合增长21%,实现了持续健康发展。


通过党建与生产经营的有机融合,让党建成为企业科学治理的有机组成部分。通过与员工打造利益共同体、事业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让和谐的劳动关系成为企业发展的根基。传化始终不忘回报社会,成立30亿元“传化慈善基金”参与公益慈善事业,面向新发展阶段,又深入研究谋划,积极参与到乡村振兴和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


传化经验,有着许多可供推广借鉴的好办法,而拨开这一切的枝叶,更需要深植于根的一种精神是不断求索、不断创新,正是这种创新的精神和勇气,让传化可以不断迎来新的阶段,获得企业新的生命力。


而拥有直面新形势、创新发展思路的能力,便一直会拥有新的未来。


(来源:《中华工商时报》8月6日03版  记者李仁平)